www.blogdeco.jp
  • 新作业 - [涂图]

    2013-10-04

    年中又画了美人鱼,同样是学习了REI欧式面容的画法,受益好多,可大概连自己都觉得太像了近乎照搬照抄,所以放出来不免觉得不好意思。希望以后能有着自己熟练的画风,画出的人物眼睛里能看到灵魂。这天又是秋天的晚上,好像格外需要一个人倾诉,可是有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  • 又画了一张 - [涂图]

    2013-10-04

    换了绘画方法,从喜欢的画手(REI)那里学到了很多,能看到比以前有进步也非常开心。而且只有画画的时候才能忍得过难受的寂寞。

  • 新年MAGI贺图 - [涂图]

    2013-01-25

    这张图画了好久,肤色上只有阿里巴巴比较满意。不过磨了那么长时间,总有进步的。加油。

  • 她眼中的他 - [日志]

    2012-10-15

    “这个小人儿不白啊。”

     

    这是妈妈告诉我姥爷第一次看到我时说的,那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   

    从小我是跟着奶奶爷爷长大,只有小的时候落红枣收麦子,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去姥姥姥爷家。尽管这样,关于姥姥姥爷的记忆仍旧是快乐而清晰的。不是非常直观,却充满着干燥温暖的空气,醉人的风,粗糙的广播,总是敞开的门栏,精神不是很好的灰皮骡子,被太阳晒得滚烫的麦粒和红枣,墙面的壁虎,冰凉的井水,它们似乎一瞬间都跑了出来。

     

    话题扯远了,“她”指的是妈妈,“他”说的当然是姥爷。

     

    08 年姥爷因为生病从乡下搬来市里住。我则因为上学,并没有长久地陪伴他。今年十月一长假过完后,姥爷的病情就有些加重,妈妈每天晚上都要住在那边, 11 号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姥爷住院。晚上我把洗漱用品给她送去,那时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。 12 号中午,妈妈打电话说姥爷或许不行了,让我去看看,我赶到医院后医生已经在抢救,爸爸让我去奶奶家先把今天的药喝掉,顺便拿些别的东西。十分钟后我走到奶奶家,说话的空当奶奶打电话要嘱咐些事情,这个时候电话里说姥爷已经去世了。

     

    07 年爷爷去世的时候,我在外地上学,家里人瞒着我把事情办了,回到家之后好像被惊蛰天的一道炸雷惊了一下,从头麻到脚。时至今日我仍能想象出那天心里仿佛被人要生生攥出血一般疼,眼泪止不住地掉,抽抽搭搭的。而这次,我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。这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到一个亲人在分秒间从身边离开,我不能更加惋惜地在他离开时没有站在旁边,也为逃离了当时的场景而不能更庆幸。

     

    我好像没办法接受生命的流逝,根本没有办法接受。

     

    之后就是回老家。关于姥爷的更多的事情,源源不绝地从别人的口中听了来。那些本就在记忆里存在的和第一次听说的事情。从小到大家里的对联都是姥爷自己写,小时候偷偷溜到学校正好碰到姥爷在讲课,他在讲台上站得笔直,像棵白杨,姥爷的表情总是清清淡淡的,就算我们放假回家,也只能到中午才能见到干活回来的他。这次回老家,四年未见的院子并没有什么不同,这座一砖一瓦都由姥爷经手盖起的院落,处处都流淌着他的回忆。它们好像在院子里面封存了四年,却没有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,我相信它们会一直存在在那里,每当打开院门,就能感受。

     

    在我的心中,姥爷有着农民所具有的全部美德,也有着知识分子的得体温和。

     

    回到家里,我帮妈妈整理丧葬的礼金,礼金簿上字体略显潦草,有的字很不好辩别,妈妈说,以前村里的礼金记录都是姥爷,就连墙上的标语也是姥爷写的。

     

    事后,我陪着妈妈,听她一点点说起姥爷。她说一直以来什么事姥爷都是自己做,干活体面,喜欢到处走走,说着就有些泣不成声。

     

    姥爷还在生病的时候,渐渐不能长久地站立,大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。有时我去探望,妈妈总说,你去跟姥爷说说话。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不好意思张口,腼腆地笑笑,或者叫叫姥爷,姥爷答应着。后来有一次他坐在沙发上,我坐在旁边摸了摸他的手,像记忆里一样粗糙,那时我发现和他亲近并不像那么困难。

     

    我想再多看看他,我想让他像存在在妈妈眼中一样印刻在我的眼里。

     

    姥爷的离开,我没有哭得很厉害,心里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的疼痛。可是却是非常复杂的感觉,我默默地跪在灵堂里,他静静躺在旁边,我觉得和他那么近,心里那么静。我们陪着他从田埂走到那个大坑,看着木棺放到里面,埋上第一捧土。那时,我深刻地感受到他沉睡土下,耳旁鞭炮震天,人群痛哭。

     

    下午妈妈哭着说,姥爷最后一直在昏睡,有天晚上给他擦身,突然听到他说“人总有些忌讳”。这是妈妈告诉我的,姥爷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   

    直到现在我依旧不是很悲痛,我只是知道他将永远离我们而去,可从别人那里我仍旧能不断让眼中的他变得清晰,那些由妈妈告诉我有关他的事情,我都好好放在心里。

  • 十月作业 - [涂图]

    2012-10-15

     

  • 山水将尽 - [嘚啵]

    2012-08-06

        我一直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,在可以过得舒服的时候就尽可能满足金牛座享受生活品质的属性,没有条件的时候凑合一下也不会觉得不高兴。一顿饭三菜一汤可以吃的很愉悦,面包没有果酱也不会觉得伤心。从小到大都是这种凑凑合合的态度。在大多数事情上,我把原则降得很低,而那个能担当起这么多凑凑合合,一直深不见底的底线大概就是情感背叛。

        粗略想想,我大概是有着苛责的情感洁癖,这是种再流氓不过的强迫症,自己讨厌的人也不愿意让好朋友有所接触。不过好在,目前还没有让我讨厌到对朋友耍流氓的人。现在想来,这种凑凑合合,只要你们能真诚地把我当做朋友,基本做了什么都好商量这种事才出现了偏差。

        我那个不能再小一些的心眼里面装着一些难以忘怀的事情,它们就算我年复一年用地图炮轰炸也赶不走,而当我发现我的朋友们对我一遍遍唠叨着这些事感到厌烦的时候,我也不想再说起了,可不能否认的是,它们依旧偶尔绕在我的心头,大概事情的起因源于我感到了情感的背叛。

        现在,这种感觉在人生中,第一次达到了顶峰。

        你们话说的好,不愿意想起当年的那些事,我是真心相信了,也真心提醒着自己就这样吧,我能做了所有敢做的不敢做的事情来争取一次。可是,你们给我的事实,确实当年的那些事这个宏观的大帽子下面只是遮盖了我一个人,我看到了你们一起去旅游,你们一起出去玩,一起说说笑笑,当然,我也有,连续十句话装可爱无中生有的话题换回的无法接通的电话,无应答的短信。

        事情颠覆得似乎有些快,长达7年的时间,我用尽最柔软最真心的情感去拥抱你,你们用长矛戳在了我的灵魂上。我更加无法控制自己去想,毕业前的豁出去一切的告白,在你们众口相传的口中被渲染上了什么样的讥讽,大概就是这些,现在正烈烈地灼烧着。

        当然,我只是难过了一下,委屈了一阵子,气愤和憋闷交织了不久。

        我有着强烈的情感洁癖,可现在只想说一句,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。

        伤害过我的人,我无法感谢你们,无法不怨恨你们,我无法像小说中那些主角般一笑泯恩仇,我对你们恨之入骨,只是因为你们糟蹋了我在最浪漫的年纪报以的真挚的感情。

        好在它们破灭了我多年来挥之不去的怀念,这条河流蜿蜒而去,我并未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感到悔恨,我只想站着看着河水流走,看到山水将尽。

     

  • 新作业 - [涂图]

    2012-07-28

    终于把新作业完成了,只要脑袋里面想着“就是要画成那个样子”的话,一遍一遍地铺色,无论起稿怎么屎,也能糊出个样子来吧……

  • 好吃好喝 - [嘚啵]

    2012-05-28

     

    晚上的时候被邀去吃牛排,好大一份还有赠送的配菜,汁多味美。最惊喜的是甜品店出了新的饮料,有好看的玻璃瓶子可以拿,果汁也是出奇得好喝,幸福感满格。

  • 狮子王 - [涂图]

    2012-05-13

  • 小龙人。 - [涂图]

    2012-03-17

    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画了这幅图,本来是在本子上面起稿练习马克笔的,结果还是忍不住扫到了电脑上。中间的波折大概就是重新在电脑上画了头发,还有龙的练习,虽然中间有过苦逼,但是完成就好。画完之后看到效果,自己也很高兴,第一次画了完整的动物,这就是进步,下一次就要开始新的尝试了。